即时新闻
新闻中心
武林泰斗-蔡龙云先生昨晚去世
时间:2015-12-20 12:24:53 | 作者:意拳雄风天石王成 | 来源: 意拳雄风天石王成 | 查看: 655 | 评论: 1


        昨晚23:40分,中国武林泰斗蔡龙云仙逝,享年87岁。
         蔡龙云,我国著名的技击家,中国武术九段;
         蔡龙云教授,济宁人,中共党员,我国著名的技击家、中国武术九段,出身武术世家,是我国武术前辈蔡桂勤的儿子。曾任上海华联同乐会体育部武术教练。建国后,历任上海武术界联谊会常务执行委员,中央体育学院竞技指导科武术队政治辅导员,上海体育学院武术教研室主任、副教授,中国武术协会副主席,国家级武术裁判员。198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擅长华拳、少林拳、太极拳和形意拳,人称“神拳大龙”。1943年和1946年在上海先后以中国武术击败外国拳师马索洛夫和鲁索尔。1953年在全国民族形式体育表演大会上获优秀奖。主编有《武术比赛规则》。著有《武术运动基本训练》、《少林寺拳棒阐宗》、《五路查拳》等。据说李小龙的床头一直放着他编写的《武术运动基本训练》。
        退休以后的蔡龙云先生过着恬淡的日子,与他相伴的是同样上了年纪的古琴。曾经的威震上海滩、如今的淡薄生活——外人眼里的巨大跨越,在蔡龙云先生的谈笑间一带而过,那些历史的辉煌,在他眼里,只是尘埃。
济宁,历史悠久,文孕育孔、孟、颜、曾先儒,武聚合梁山好汉。1929年,当冬天渐渐走进这个四季分明的城市时,蔡龙云出生了。
         蔡龙云先生的父亲是大名鼎鼎的武术大家蔡桂勤。(曾当过大总统孙中山的武术教官)上世纪初,在晋、陕、甘、宁及大江南北,蔡桂勤是如雷贯耳的人物。他十八岁应招入苏州锦源镖局,勇闯强盗出没的大西北,从未出过差错。据说蔡桂勤身材不高,其貌不扬,但出手敏捷似闪电,力似万钧雷霆,打遍山东无敌手,被人们称为“拳魔”。身为家中独子的蔡龙云自然承担起了继承父亲武术衣钵的重任。刚满4岁,蔡龙云便开始在父亲的严格要求下习练武术,先是腰功、腿功、裆功等基本功。“那时候,‘马步桩’一练就是半个小时,大顶一拿就是1个小时。父亲对我特别厉害,我家预备着两条藤鞭,我觉得我已经很卖力气了,可父亲老是不满意。” 蔡龙云说,那时年纪小,体力有限,一旦支持不住摔下来,藤条会毫不留情地落到我身上。“小时候,我手上、背上全是一条条的紫痕,天热时我不好意思把袖子捋起来。 ”父亲总是对蔡龙云说,人要想有出息,必须接受锻炼、吃苦,“所以我冬天从来没穿过棉袄,天气越恶劣越要在外边练。” 回忆起那些苦练基本功的日子,蔡龙云唏嘘慨叹:“那时候我每天早上四五点钟起床练到七点去上学,下学回家放下书包接着练,一直练到吃晚饭。吃完饭歇一会儿,再从晚七点一直练到十点睡觉。”蔡龙云说他小时候还曾经产生过离家出走的念头,因为练功太苦了。
         蔡龙云没有辜负父亲的厚望,9岁的时候他的拳术已相当精熟。迎面三脚、八步连环、罗汉十八手、少林疯魔棍,这些难度较大的功夫,他已经练得有模有样。之后,蔡龙云辗转上海,广拜名师,精研少林、形意、八卦等拳种。他演练的祖传华拳,十二套拳路打得风格醇厚,刚猛、飘逸、挺拔、俊美。老一辈武术家曾这样称赞蔡龙云的华拳:“动如本獭,静如潜鱼,进如风雨,退若山岳。”
         自古英雄出少年,14岁击败俄国拳师,1943年12月13日,由上海报界著名摄影记者康正平拍下的历史画面,年仅14岁的蔡龙云在上海击败俄国拳师马索洛夫。
神拳大龙-蔡龙云武术泰斗17岁,不用脚击败美国黑人拳王

          
         少林拳击世莫当,动迅静定力蕴藏,蔡君得之制强梁;柔非终柔刚需刚,刚者先折柔转强,妙门洞辟唯东方;技与道合乃有此,一洗东亚病夫耻。
         1943年,西洋拳击界正式提出要与中国武术界进行对抗赛,蔡桂勤和上海武术界著名技击家王子平等选出八名选手代表中国武术决斗西洋拳击。
蔡龙云说服父母,作为中方年龄最小的选手毅然应战,决心为中国人争口气,战胜洋人。10月,上海各报纸发出这样一条消息:“国术亦为国人所重,惟中西同冶一炉,则殊属空前之创举。十三日晚八点在回力球场国术与西洋拳举行对抗赛。”消息一发出,顿时轰动了整个上海。50、70、100、150元四种门票被一抢而空。
          1943年11月13日,历史上第一场武术与拳击的正式比赛在今天上海的陕西南路、当时的回力球场举行,能容纳三千多人的回力球场被挤得水泄不通。经过抽签,蔡龙云第二对出场。只有14岁的他对决西洋拳击界名手、俄籍拳师马索洛夫。马索洛夫年约三十,体格魁梧。当他神情傲慢地走上拳台的时候,不少观众为相形之下异常瘦小的蔡龙云捏了一把冷汗。回忆起当天比赛的情景,蔡龙云笑着说:“当时还小,都没搞清楚马索洛夫是哪国人,后来看报纸才知道这个高头大马的对手是俄国人。”光膀子,戴拳套,裁判是外国人。“当──”一声锣响,比赛开始了。两个人从拳台各自的角落站了起来,裁判员示意到台子中央。蔡龙云根本就不懂西洋拳的比赛规矩,也不知道双方还要互相示意,刚一靠近对手,就使出浑身力气给了他一个灌耳拳,马索洛夫毫无准备,一下就被打懵了,半天没琢磨过味儿来,全场一片哄笑。第一回合,蔡龙云胆大心细,趁马索洛夫左脚在前,他运用勾挂腿,右腿一扫就把他撩倒在地。倒下的马索洛夫即将站起两手刚一离地,便又挨一脚,按规则这算又一次倒地。第一回合,蔡龙云打了马斯洛夫好多跟头。第二回合,蔡龙云勾腿外摆,没想到马索洛夫一下子抄住了蔡龙云的腿,蔡龙云腰一扭在对手的帮助下顺势来了一个侧空翻,稳稳地站在了地上,全场观众在几秒钟的沉寂后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第三回合,蔡龙云大胆贴近对手,在他的连续重击下,马索洛夫难以招架,蔡龙云用少林拳的“连环”手法和华拳的“迎面三腿”向对方反击,使对方防不胜防,马索洛夫的头部不时地受到重击。蔡龙云抓住有利时机,步步逼进,乘隙飞起一脚,正中对方腹部,只听得“啊”一声,马索洛夫高大的身躯晃了两晃,倒了下去。“……七、八、九、十”,马索洛夫躺在地上没有反应。
         当天比赛结束后,《新闻日报》以《中西拳击对抗,中华队获大胜》为标题,发表了“中国队以五胜二负一和获得大胜”的消息。十四岁的蔡龙云两个半回合打了对手十三个跟头,大胜而归,轰动大上海,成了家喻户晓的人物。因为他的小名叫“大龙”,从此便在武术界享有“神拳大龙”的称号。
战败了的马索洛夫并没有甘心,他说:“我们西洋拳击是用拳不用腿的。”向蔡龙云挑衅:“不用腿你敢打吗?”蔡龙云坚定地回答:“敢!”
        三年之后,马索洛夫挑起美国重量级黑人拳手鲁塞尔与蔡龙云打擂。1946年,功夫日益精进的蔡龙云,又一次打败当时的重量级拳击冠军、人高马大的美国黑人鲁塞尔。
        威震十里洋场后,蔡龙云经常碰到各种挑战。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是1948年发生的一件事。那年秋天,一次看完戏后正往外走,蔡龙云忽然被人拍了拍肩, “听说你叫‘神拳大龙’?区区小孩怎么配?敢不敢和我较量?” 蔡龙云回头一看,背后站着的正是当时黑帮的头面人物。天不怕地不怕的蔡龙云当即在售票大厅和这位高大的黑帮老大上演了一场对决。只见黑帮老大朝蔡龙云迎面扑来,蔡龙云一低头,趁势从他腋下闪过,用胯一顶,将他扑倒在地上。从地上爬起来的黑帮老大恼羞成怒,从背后一把抱住蔡龙云。“当时我被紧紧箍住,动弹不得,心想:这下不好,脚一离地就完了,一定会被摔出去。”急中生智,蔡龙云低头挑起对方的脚,黑帮老大一下子从蔡龙云身上翻了下去,又一次被重重摔在地上。
        李小龙生前著作《基本中国拳法》中有许多章节译自蔡龙云的《武术运动基本训练》。而在李小龙电影代表作《龙争虎斗》中所使用的得意技“击步三步落地旋风脚”也是出自蔡龙云的《一路华拳》。
        新中国成立后,民族体育项目受到了党和国家政府的重视。1952年,蔡龙云参加了全国第二届青年代表大会。1953年,他作为华东区的代表参加了全国民族形式体育运动会,在这次会上他以“华拳”“峨眉刀”“华拳对打”获得金质奖章。1954年他又首批进入国家武术队,后担任国家武术队队长。1957年至1960年,他在国家体委和其他同志一起担任了武术的整理研究工作,参与起草了第一个《武术竞赛规则》,进行初级刀枪剑棍拳书籍的编写,并对广州、浙江、少林寺、武汉等地的武术进行了考察。1960年1月,他担任上海体院武术教研室的负责人,1978年被评为副教授。
         蔡龙云屡任全国及国际武术比赛裁判长、总裁判长。1959年国家体委授予他“第一届全国运动会先进个人”; 1984年国家体委授予他“全国武术挖整工作先进个人”;1985年被评为“全国体育优秀裁判员”;同年,国家体委授予他“新中国体育开拓者”荣誉奖章;1988年荣膺中国国际武术节“武术贡献奖”;1991年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1994年,在全国社会群众投票选举“武术家”的活动中,他获票最多。蔡龙云培养有邱丕相、王培锟、陈春茗、高雪峰、许金民等一大批著名教授和高级教练。蔡龙云多年从事科研和管理工作,在理论研究上,他撰写的一至五路《华拳》《五路查拳》《武术运动基本训练》《剑术》《少林寺拳棒阐宗》等,博得了广大武术爱好者的喜爱。其中的《武术运动基本训练》和《一路华拳》对李小龙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蔡龙云说:“李小龙出了一本《基本拳法》,里边的基本训练一部分是翻译我《武术运动基本训练》中的内容,他书中的插图也是根据我的插图改编的,把服装改了一下。还有他的三步落地旋风脚是根据华拳动作改编的,曾经有媒体把我的图片和他的动作图片对照,我的三步落地最后是摆莲腿,他把最后一个动作改成了旋风脚。”
         中国古典文化中很多都需要耐下心来,耐得住寂寞。书法的功力,要历经一笔一划的雕琢;诗词的妙处,在于一字一句的斟酌;古琴的意境,在于一扬一顿的转折。武术也是一样,是一项需要安下心来从事的事业。
          退休在家的蔡龙云,不再过多过问工作的事,安享晚年。每天下午,蔡龙云都会到楼下锻炼身体:“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活动活动腰腿。”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蔡老尤喜书法,每天还要练练古琴。
          “现在都在讲创新,创新之前,我们的当务之急是首先摸清武术本身固有的规律,继承才能谈发展。武术与艺术有许多共通之处。就拿古典文学来说吧,各种文体有不同的对仗规律,阴阳顿挫,起伏转折,有各自的章法。什么是诗,什么叫词,什么又是赋,它们之间的区别是什么?武术套路也是一样,有它技击以外的特有的内涵。套路中的规律究竟是什么?究竟什么才可以称之为套路?是不是一拳一拳加一脚、一脚一脚加一拳动作一连串就可以叫做套路呢?我们需要安下心来,好好总结总结、研究研究,这其中大有学问。“练拳也是一样的道理,需要踏下心来。”蔡龙云说:“现在的年轻人学拳跟我们那会儿不一样。喊着学吧,可真教会了他们一套,一学会了,他们就不练了。真功夫是需要一招一式细心揣摩的,不经过时间的磨砺不可能练出真功夫。”
           蔡龙云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非常平静,唇边的几缕轻烟仿佛往昔的岁月,萦绕在那些灰白的鬓发之间。如果不是他说到兴奋处双目圆睁,武林高手的形象瞬间的展现,你很难把眼前的这位慈祥老人和六十多年前叱诧风云的神拳大龙联系起来。


 来源:意拳雄风天石王成
【中国体坛网编辑】

评论

1条评论

请登录后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