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武术课堂
内家拳与外家拳
时间:2015-12-09 17:54:44 | 作者:独坐听雨 | 来源: 中华武术搏击联盟 | 查看: 433 | 评论: 1


        常说中国传统武术有内家外家之分,王芗斋大师似对此说持否定态度。王老的意思是说,习拳要讲拳理,合理则为是,不合理则为非,如此而已,不管他是什么家。通常,形意、八卦、太极被认为是内家,其他门派则是外家。也有人把通背划为内家,但笔者对此知之甚少,无法置评。粗略地说,内家讲劲,外家讲力。内家追求的是力量的灵活合理细腻,所以一辈子都在摸劲。外家则追求力量的强度与运动速度。或者说,内家讲用意,外家讲用力,王芗斋先生称其发展的拳术为“意拳”,可见“意”已占有中心地位。
        通常力和劲同义,但在拳学中又有本质的不同。老前辈们说拳时二者混用,有时是通常同义的力和劲,比如练功或推手时对你说“别使劲儿”,说的就是“别用力”;有时说的又是拳学上不同的力和劲,比如提到“拳劲”就决不是通常的力。老先生们可能并未意识到这种语言用法上的混淆,但学生们,尤其是初学者经常被弄得满头雾水无所适从。那末,力和劲在拳术上究竟区别何在呢?粗略地说,劲是意中力。一个人担水劈柴日常劳动用的是力而不是劲,这样的力也称本力。老前辈们又称其为拙力、僵劲(这个劲和力同义,但习惯上没人说僵力)、注血之力。初学者身上只有本力,要么不用力,要用就是笨劲,因为也使不出别的劲来。所以是使劲也不对,不使劲也不对。学的人还紧着问“是使劲对还是不使劲对?”。老先生要是回答“都不对”,问的人就更糊涂了。练外家拳也要下苦功也有技巧,但一般来说道理比较好懂。内家拳既难学又难教,你有时简直不知道老先生在说什么,光听见说“不对”也不知道哪儿不对,核心问题之一就是这个意中力。用意不用力,意即力也。真够体会一辈子的。
       大成拳第二代传人、上海名医尤彭熙先生是留德的医学博士,曾经慨叹“学大成拳比我拿博士还难”。笔者对此也有同感。内家拳出人才难,出一个就是精品。内家高手必是艺术大师,而且和其他高雅艺术一样,每位大师都是唯一的。由于先天条件、各人性格、训练过程和个人的领悟不同而绝无复制雷同的可能。王芗斋先生和姚宗勋先生的风格特点就不相同,不可能相同,也不应当相同。太极门李雅轩先生的弟子何奇松师傅一辈子就用起式打人,李先生本人就未必如此,也不是李先生在教何先生时告诉说你就用起式打人就行了,而是何先生自己的体会。这和书画艺术类似。王献之师从王羲之,又是亲父子,同为大书法家,但风格各异。就是王羲之本人再写一次《兰亭集序》也绝不会和原来一模一样。姚先生曾用作诗比喻“不似何以为诗,全似何以为我?”说的就是传承中既不丧失原则又有自己的东西。
      本力的最大问题是不灵活, 对方一变就跟不上, 人家就利用你的惯性打你。动手时能做到沾粘连随不丢不顶的,必是用意中力。用拙力肯定不是丢就是顶。姚先生给我讲拳时说:“拍人如拍球”,意思是,用拙力的人,你一拍他就顶,结果像球一样就起来了。当时,姚老的儿子姚承荣年纪尚小在一边站桩,姚老为给我演示,过去一拍,承荣果然一下子弹起来,脚跟都离了地。据说承荣现在在开武馆,应当练得很不错了。其次是本力的爆发性相对较差,很难做到一触即发。
初学者身上只有本力自不用说,对练了几年身上有了一点意中力感觉的内家练习者仍然要不断去除本力的影响,否则,动起手来,一着急,从娘胎里带来的本能的用力方式就会不知不觉又出来了。克服本能是非常困难的,建立起新的适合于技击的本能反应必须是长期训练的结果。这就是姚宗勋先生       所说的“脱胎换骨”。大成拳的习练者终生站桩就是在脱胎换骨。克服用力本能只是克服不适合于技击的诸多本能的目标之一,但应当是主要目标。大成拳的习练者要想不断去除本力的影响,就要随时对自身是否不自觉地使用本力有所觉察,王芗斋在《大成拳论》一文中对此有十分精辟的论述:“但切记,身心不可用力,否则稍有注血便失松和,不松则气滞而力板,意停而神断,全体皆非矣。总之,无论站桩,试力或技击,只要呼吸一失常或横隔膜一发紧便是错误。愿学者宜慎行之万勿忽视”,文中说的身心不可用力就是指的常人所用的本力。这里要补充的是,技击发力时横隔膜必须紧,这时发紧不是错误。因为不紧不能试声,内力无法鼓荡,发力效果会因此大减。
      外家拳的习练者则简单方便得多,因为习练过程中所用的力就是日常劳动用的力。这种用力方式与生俱来,不用重新下大功夫去学去改,只需要在原基础上加大力度即可,所以与日常劳动用力只有量的不同而无本质差异。外家拳习练者也要下苦功训练,但不管是何门派也不管具体的技巧方法为何,用的力都是本力的加强和延伸。对一般人来说,力大胜力小是天经地义,所以走增大力度的训练方向很多时候可以奏效。但严格说来,本力并不完全适于技击,因为本力是对付死物的劲,而技击的对手是活人。遇到内家高手靠加大力度取胜根本没门,甚至越用力越糟。其实,对内家而言,越是五大三粗拙力大的对手越容易调控。我在文革期间遇到一个年轻人,据说是清理指挥部民兵头头,又高又大肌肉发达。我稍一拨一般人会偏出45度,这位老弟会让我拨成180度,后脑海都给我了。我同样一拨而效果如此不同,就是因为他使的拙力比别人大,惯性也大,身上紧所以偏出更远。业师李文涛先生曾对我说,“咱们就是专打那一身腱子肉的”。行家会说“这劲真好”而不说“这劲真大“,就是因为他知道在技击中用力的合理性比力度的大小重要得多。所以,《太极拳论》说”以四两拨千斤,显非力胜“。
       国外的所有搏击术都是用对付死物的力来对付活人。遇到的对手要是和死物差不多当然没问题,遇到高手则必败无疑。幸亏遇到高手的机会不多,遇到的大多也是使拙力的,双方气喘吁吁,汗流夹背,老前辈们称之为“累傻小子”。因此,国外的所有搏击术都应归于外家范畴,或者说用的都是本力。按外家方式训练的中国或东亚选手在搏击比赛时遇到欧美或西亚选手先天上是吃亏的。按体重分级虽会好些,但人家骨骼断面大,格斗时都用拙力,肢体碰撞时人家是以粗撞细。我国选手很多时候用抱摔取胜,这是因为大多数国外格斗术中缺乏近身缠斗训练。遇到能在近距离发力的对手,去抱摔就很危险。
       不少外家门派练习时借助于杠铃、石锁、木板或其它器械。应当指出,器械和人不同,就算你能抓起很重的杠铃,你抓人的时候人也绝不会像杠铃一样老实听话。内家训练一般不借助器械,因为一旦借助器械,必然是用本力而非意中力。其次是器械的重量、尺寸、材质性质都是固定的,而意念则有无限的自由想象空间。我在美国电视上看到一次空手道表演,一个美国壮汉,颇以其腰带的颜色为荣,面前有一叠木板,此公站定后闭目运气良久,然后大喝一声,将木板砸断,这时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这老兄也很得意。看来现场上明白人不多,因为在实际格斗中,这种技术肯定用不上,只要是稍有训练的对手肯定不会像木板一样地呆在那等你砸,我想还没等这老兄运完气他早就挨打了。
       笔者认为,以体力劳动为职业的不宜练内家功,因为练功需要去除本力影响,而他们从事的工作本身又是在增强本力,把练的都抵消了,白白浪费时间。听说王芗斋先生就不喜欢学生们练双杠或举杠铃,谁要是这样做,谁就补站双倍时间的桩,不是罚站,而是肃清本力影响。孙禄堂先生贯通形意、八卦、太极三家,除了悟性好之外,也因为这三家都是内家,原理原则一致。兼学内家外家几乎不可能,因为用力方式与指导思想二者相反,互相矛盾。内家功是专门用来对付人的,不能用来干活。练到后来反觉得像无力之人,扛一百斤麻袋扛不动,打二百斤的人可以打飞。其实,活人比死物难打是因为他活,同时活人又比死物好打也是因为他活,因为他可以帮对方打他自己。
      笔者还认为,现在如果训练武警公安、保安警卫,最好用外家方式,简单易学,立竿见影,类似工厂化生产,能对付一般人就行了。这些弟兄们遇到内家高手的机会几乎为零,就算好不容易遇上一个,打不过咱还可以掏枪是不是。体育学院的科班教育,批量生产学生的教学体制也无法培养出内家高手。内家和中医一样适合师承,适合用带研究生的方式而不是本科大班授课方式培养,再说,现在就算体院的武术教授敢自称内家高手的恐怕也不多吧。
       内家拳打人实际分“打”和“放”两种。说内家拳打人漂亮说的是放人,一发力对方飞出一丈开外。老先生们一般都是放人,打出挺远但伤不着你。要是看见被打的人没摔出多远而是就瘫在脚下,那可是真打了,力量全部穿透作用在内脏。张恩桐先生一次交手,一发力,对方还没出去口中的血就喷了张先生满手。再说放人,放人不是推人。有些擂台赛中,一推对方退了两步一个屁股蹲。内家放人让你整体飞出根本没有退的余地,放人漂亮不是一种表演艺术的造型之美,而是发力瞬间的整体性协调性和力道的迅猛干脆所反映的内在美。打得不潇洒算不得好内家。
       内家拳的奥秘必须明师口传心授个人勤习不辍方能有得,其博大精深更非文化素养较低的人所能窥测。当前社会有一种浮躁之风,总想一夜暴富一夕成名。肯踏踏实实下几年功夫的年轻人不多。依我看,没有脱胎换骨的决心和毅力的或悟性太差的,不学内家功也罢。学了几年但没有真正入门的也有不少。原因是不少人用自己低层次的思维方式去理解内家拳,我看有些练大成拳的朋友,前几年练基本功虽然也有些进步,但没有真正进入内家拳的轨道,所以后来一实作,指导思想和方法全不是内家。虽然对付一般人没问题,但已经不是内家的东西了,而是掺杂了大量低层次的东西。说是金子,实际一多半是破铜烂铁。姚先生反复强调“不要就是个打手”,还借用了当时流行的政治术语说“要反对修正主义”,就是要防止这种错误倾向。我曾在《大成拳真伪辨》(见《武魂》266期)一文中讲了一些道理,大家可以参考。这里建议真正有心学内家拳的朋友,要经常问自己两个问题:1.练功时是在揣摸意中力吗?2.实作时用的是意中力吗?这样可以防止由错误本能和本力主导自身实践。
      内家拳不容易甚至就不适合大范围推广,本来是高雅艺术,一搞群众运动必然走样,徒有其表。只有外形没有内涵的内家功是没有灵魂的尸体。把内家功的高雅艺术蜕变为供人娱乐的表演也是一种亵渎。李雅轩早就说过,现在说练太极的百分之九十练的不是太极。或问,你怎么知道人家就没有内涵?这其实很简单,打太极的内涵是摸劲,真要摸劲一人一个样,成千上万人动作一致肯定要照顾的是外形而非内涵。对单个的打太极的,看看他手上身上有没有东西就行了。大多数人顶多是形似,不少人形都不似。
喜爱武术的年轻人问我是学内家还是学外家,我的意见是看你的目标和志趣,如果你想易懂易学、立竿见影、能对付一般人,那还是学外家。如果你愿意深究拳理真正成为武学大师,欣赏“道通天地有形外,心入风云变幻中”的意境,就一定要学内家。练好外家功可以对付一般人,甚至可以对付练内家但又没脱胎换骨的主,但遇上内家好手,外家功力多好都没用。当年洪连顺,周子炎两位的外家功已经很有名了,而且身高马大,遇到身材瘦小的王芗斋,怎么打怎么输。不是他们功夫不够,是拳理不在一个层次。
      内家拳作为我国所独有的技击艺术,是中华民族的骄傲。但毋庸讳言,由于许多年外行的领导,净让假内行骗,结果把内家拳弄得名存实亡。几十年下来能把内家拳的道理讲清的人就越来越少了,其它如内家文献的整理出版注释工作和宣传推广工作也都需要群策群力,形势相当紧迫。好在目前是建国以来弘扬传统文化条件最好的时机,愿和所有有识之士共同努力,做好内家拳的传承工作,对前人后人都好有一个交代。
(文/独坐听雨)
【中国体坛网编辑】

评论

1条评论

请登录后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