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中国体坛名人录
刀枪剑戟鞭锏锤 武林密传药为魁——记武学伤科奇人王镇邦师傅
时间:2014-10-11 19:29:04 | 作者:肖亚康 | 来源: 肖亚康 | 查看: 851 | 评论: 1

     王镇邦,1936年出生于关中道家圣地楼观台下一个武术世家。现任陕西省武术协会常委,陕西红拳研究会高级顾问,周至县武术协会会长,红拳名拳师,陕西中医药民间专家,祖辈乃秦中著名武林之士,其十代先祖王明芳为明朝万历皇帝御前兵马元帅。1644年明灭亡,举家西迁,隐居于关中终南山田峪之中,以武道及医药传家。清顺治年间,王氏一支定居楼观台下楼观村,王镇邦深得家学,幼读私塾,继承祖上习武为大将之法和伤科救治之术,一生以武道及医药为业,尤精骨伤科。
一、将门之后,家传自修,渐入武、医佳境
    王镇邦幼年家贫,虽读私塾仅三年,但酷爱学习,跟随父亲学习文化、伤科医药,兼习骑马、射艺以及武学技战术,尤其习练大刀功夫,王家200斤大刀在当地很有名气。王氏家谱以及祖传铠甲、弓箭等遗物在文化大革命“破四旧”时毁失,仅存有自王明芳以后的王氏家族世袭谱、万历年间朝廷钦赐王明芳的高3米,宽1.5米的《三星高照》古残画以及《六合枪法》松谱抄本等遗物,显示了王氏家族作为将门的家风。骑马习射、大刀功被王氏家族看做传承武学的首要内容,大刀功名称是“大刀抱石开牛弓”,动作做法是:马步下蹲,两大腿面上放方石板,两臂上举,开工拉弦,握弓的手臂与肩膀上放200斤大刀,另一手握箭镞开弓拉弦。因此,王先生自小练就了一身神力,200斤大刀舞花,牙齿叼垂等成为绝活。虽已经75岁高龄了,身材结实魁梧,体格健壮,牙齿坚固异常,叩齿之声爆响清脆,被关中武林人送绰号“王半吊”,形容其早年练功的痴狂。年青时,曾和别人打赌将建房打地基四人所能抬起的石夯用绳子系紧用牙齿吊起行走百余米在当地传为佳话,从手指的形状可以看出抓力和点穴练习木人桩留下的痕迹,也为伤科手法复位和治疗练下了功夫。通过自学文学、精研历史,对历史有着独异的理解和体悟,常能引经据典,出口成章,与其交谈会发现文学和史学功底之深厚,堪称半个历史学家。
     冷兵器时代过去,王氏家传的军医骨伤科技艺逐渐嬗衍成“武林医学”,遵循着“刀枪剑戟鞭锏锤,武林秘传药为魁”的训示。王老的父亲曾谆谆教导他说:“伤科者唯武林深也,家传骨伤医道,中华医学之宝,武林之密,万不可失也,汝辈当光大之。”王老遵父苦行修炼,上世纪70年代,自费在长春医学院读了函授专科,系统学习中医科学理论知识,终在武术与医学取得成就,武林医学堪称一绝,名震省内外。
二、创立红拳研究站,传拳德高誉海外 
    红拳是一个古老丰富的具有地域特色的武术门类,承载着关中地区丰厚的历史文化积淀和独特的风土人情,是当地人民世代以来生活生产经验总结的深刻印迹。拳谚说“东枪西棍,关中拳”,又有“东查西红”之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关中人对生活对社会对自然的独特感悟,以及人生价值观、喜怒哀乐等,都沉淀在红拳里,构成—份厚重的文化遗产。
    王老一生除了奔波家庭生活以外,身心都扑在武学和医学传承当中。1993年在同道人推举下,自己出资成立了楼观镇农民武术协会,定期开展红拳交流和推广活动。1996年成立周至县武术协会,并建立了民间形式的红拳研究站,组织周至县武术同道约300余会员定期开展活动,每逢过节或庙会中总有耍拳的场子,扫干净一块土地,有锣有鼓,几十个人围起来就是一个拳场。在协会会员家中红白喜事均有多位协会成员、红拳爱好者参与其中,拉起旗帜摆起场子演练助兴,形成浓郁的习武风尚。和长安、户县、兴平、临潼等县市学习交流,对于红拳技理的传承和宣扬推广起到了独到的作用。关中人实诚,豪爽,面冷心热,思维严谨务实、不喜张扬,讲究“咥实活”,一句耍红拳的“耍”字彰显了关中人对红拳的珍贵品质与关中人文的传统精神。
     在武术协会和红拳研究站建设与发展下,王老取得了多项成果,对红拳中自己最擅长拳械碧燕抓、双头枪、大小梢子棍和梅花桩拳进行系统整理集结成文字。尤其是碧燕抓、双头枪面临失传的稀有珍贵器械等整理出视频记述方式。将大刀功、内功练习方法以及练功辅助药方整理成册,形成了珍贵的武术资料。几十年来教过的学生近千人,学生中读武术专业本科及以上者达20余人,军界、警界、体育界、医药界门生颇众。1995年陕西省第二届“广达长江杯”地方传统拳观摩赛,王镇邦及其子王伯伦均获金牌,王伯伦挥舞200斤大刀的精湛表演轰动全场。王老组织的周至协会代表队亦一举夺取金杯。
     1998年,王老夫妇应意大利徒弟强保罗再三邀请赴意大利传授武术交流医学,强保罗所在的维罗纳市政府官员用贵宾的礼节接待了来自大洋彼岸的这对农民夫妇。王师傅以精湛的技艺和神奇的点穴推拿手法治疗疾病和损伤,一时间中国老头在当地成了传奇人物,使红拳和中国医学伤科名扬欧洲。在意大利期间,他破例授徒百余人,深受弟子爱戴,当地政府和武术组织千方百计地挽留王老和夫人,并希望王老和夫人加入意大利国籍,但这一切都不能动摇王老的爱国情怀,婉言谢绝了对方好意,回到关中继续从事他的武林骨伤医学,接待国内外的同道。2005年元月,在王老师70周岁之际,强保罗从意大利飞到中国,再次到王老家中学习武术和骨伤科并继续邀请王镇邦前往意大利,王老以年事高谢绝,强保罗甚是遗憾便给王老送了“武林宗师”牌匾。西安晚报2005年2月8日第八版三秦纵横以“土拳师和他的洋弟子”为题进行了报道。
     自1995年陕西省广达长江杯传统武术比赛开始,陕西省已经连续举办了多届陕西地方拳观摩赛,有力地促进了红拳的发展和普及,特别是推动了青少年的参与。在陕西武术界先贤努力下,1995年4月成立陕西地方传统拳种研究会。2005年7月,“陕西红拳文化研究会”成立,把陕西红拳与文化提高到武学的高度来弘扬。红拳也申遗成为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王老被陕西非物质文化遗产数据库列为建国以来红拳主要传承人名单。如今王老虽已76了,但练习传拳的兴致愈发高涨,积极地参加陕西红拳的一切活动和比赛工作,将红拳传承与比赛指导活动带到了香港和澳门地区,成为港澳红拳高级顾问,用他的话说:“我不能把这些爱了一辈子的东西背到阎罗王那里去,必须得留给后世。”行动与语言间传透着德高誉内外的朴素作风。
三、创办武林伤科医院,独具一格,造福一方病患
    上世纪70年代,王老便在自己家中接诊,治疗一切骨病和损伤患者,1994年受中国道教协会任法融会长邀请在楼观台道观(AAAA)旅游景区开设武林伤科诊所,正式挂牌接诊患者,多年来接受伤科患者近万人,这些患者多数呈骨折病状,包括横形骨折、斜形骨折、螺旋形骨折、粉碎性骨折、凹陷性骨折等,王老认为中国医学治疗骨伤有着神奇的疗法,不仅减少病患者的疼痛和花费,而且对后期的肢体功能恢复没有什么影响,现代西医大多采用开放性手术复位,在骨髓腔内穿钢钎、打钢钉固定,这样严重破坏了骨髓生存环境,破坏了补肾行血、增添骨髓的作用,以至于功能恢复效果差,有些患者虽然治好了骨折,却失去了肢体的应有功能。王老救治患者通过问病情病因触摸病位即可诊断病症,对于复杂的骨折采用武术伤科手法复位之后固定,用接骨紫金丹等方内服或严重者外敷伤科膏药十余天左右便会形成骨痂,行动自如。和西医相比大大缩短了康复时间,减轻疼痛。
     “拳起于易,理成于医”,高度概括了武术理论与医学之间紧密关系。武术与中医共同的方法论基础,以及同属人体文化的性质,决定了这种关系与融合必然是互相渗透的。写于1004年的《虎铃经》,第三章开篇就提到“刀枪剑戟鞭锏锤;武林密传药为魁。”指出武林密之又密的核心珍贵内容为伤科医药,第一章又曰:“武者医之遗产也,医者治人之活,武者治人之死,医者取之所长,武者取之所短,不懂所长,何以知所短。”显示了伤科救治对于武林与金疮损伤的重要性,但凡有高深造诣的大家们看重的更是武林密传的伤科。对伤科药物的研究成为武林秘传的核心内容。武医兼修为武家日常的锻炼和受伤后肌体的恢复提供了保障,比如练功后的药浴与针灸,就可以舒经活血,解除疲劳,消除炎症,从而增加功力等等,也为武林伤科制造了大量的临床契机,比如金创药、续命丹、接骨膏、续骨活血汤、活血舒筋汤、紫金丹、一粒接骨丹、十三味治伤方、舒筋活络药水等等一系列治疗伤科方药的积累。
四、伤科奇著,发挥余热
      据王老说,祖传的《虎令经》在文革中被付之一炬,他依记忆再参以自己的验证和理论,历时七年编撰了《中华武林骨伤科》一书,分上中下三册,全书约20多万字,分为十二章,理法方药俱全,对人体的解剖部位、脏腑功能、诸病诊治、骨科、外科、毒科、麻醉科等都有论述。
      王老的家学蕴含着祖国医学的深邃绝活,古学可以今扬,对于现代骨伤科病的治疗保健,以及军事医学、运动医学、药剂学等,都会有所裨益。王老的补骨填髓方药,对促进骨质愈合和一些内科病的治疗很有特效,在缩短病程,减轻症状,康复调理等方面都有诸多优势。陕西中医研究专家郑怀林教授采风看到王老的《中华武林骨伤科》时,极度赞许,写文章专门报道了此事,(陕西中医药2009年第三期)并建议和鼓励王老修订和文字润色,增补伤筋软组织损伤部分,并写序言讲述其学术源流;鼓励广收学徒传承绝学,尤其强调武林骨伤医学实际是古代军事骨伤科医学的递嬗流变,当正本溯源,还其真面目。
     中国中医学会中西医结合学会副主任委员、陕西中医学院附属西安中医院研究生导师贺向东教授为该书题词:“王镇邦老先生《中华武林骨伤科》一书,集中华武林骨伤科之大成,是对祖国传统医学的继承和发展,是老先生毕生心血的结晶。堪称博大精深,中华一绝”!王老的武道医药活动和出众表现,引起诸多传媒的关注,对王氏的事迹进行多渠道报道,并会同社团主管部门对王氏家系进行了考察。1995年11月2日周至报曾记述了王氏家系情况。
     祖国医学与武术融会贯通,在骨伤治疗中更加彰显出武医渊源与密传的珍贵。珍贵的的不光药物的继承应用,更重要的是传统伤科医理与手段、手法的继承。王师傅的武林伤科治疗是对中华武学与医学的继承与发展,希望王师傅的武术资料和武林伤科巨著能早日出版面世,后继有人,也祝福王师傅身体健康,吉祥万福。

 

该文发表于《少林与太极》2012年第01期

 

                                                                                     王老师与自己的弟子们

  

王老师习拳照

 
王师傅指导武学新秀鞭杆实用技法
 
作者(后排左一)与师傅

 

中国体坛网创始人于东和作者肖亚康(左一)王镇邦(中)在西安

中国体坛网创始人于东和王镇邦老师在西安

 

评论

1条评论

请登录后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