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学
马家饺子馆永远的记忆
时间:2014-08-19 19:18:00 | 作者:于东 | 来源: 原创 | 查看: 625 | 评论: 1

 
     今天下雨,也没有出门,在家孩子嚷着要吃饺子,我出门打着雨伞买肉、韭黄、葱、香菜等物拿回家,老婆准备做顿饺子,不知何缘故?心间突然记想起小时候在陕西体育场门口的马家饺子馆。
     时间追溯到1992年,陕西体育场东门北有家饺子馆生意也十分不错,那时候吃饭的地不多,人也少,不像现在人口密集。92年我从陕南商洛来到这里,当时的体育场不像现在商业气氛那样浓郁,体育场主要是专门搞运动训练的地方。这里给我的记忆很多,体育场就是我小时候的“家”。因为我在那度过了少年时代直至到上大学,回忆起省体育场的马家饺子馆,这家饺子馆不足20平米,加上外面也不足30平米,是家小店。这是个回民餐厅,开始吃的时候还不知道这个饺子馆的来历,慢慢的我对体育场的人都逐渐熟悉了,了解了,才知道这个饺子馆和我们一位老师有着关系。中午,一位眼睛炯炯有神的长者,脚步稳健,动作敏捷,常在饺子馆帮忙打理,在这个饺子馆的还有一个戴副高度眼镜的中年男子负责收银,个子非常低的人,可能小时候得病的缘故,人长的很小,但算起账来,非常快,也很好客,也很随和,听说他是马家饺子馆主人的儿子(名马少义,后得知),我常常还和他聊上几句,对他的印象最深刻,他还有个弟弟叫马林(后一并得知)。我们一个队的队友常常去吃这里的饺子,我和我们队的队友武喜亮他爸、还有小波、小波他爸都在饺子馆吃过饺子。我们年龄小,十几岁,队友的父亲来了,也叫我和关系好的队友一起去改善一下生活,因为附近没有餐馆,给这里聚集了人气,这里的故事还有很多……
    一个不大的饺子馆,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曾来这里吃过饺子……随着时间的推移如今它已经早早退出人们的视野,牛肉韭黄酸汤饺子,相信很多去过的人一定记忆犹新。由于地理位置比较好,过路人的,或办事的人到了饭点都会在此吃饺子。
     门口一丁大祸专门下饺子,门口南是调味饺子的各种佐料,牛油、芝麻、香菜、葱等调料,房子的最里端有三四位回族姑娘专门包饺子。靠近长安路的店门前车来车往,中午吃饺子的人络绎不绝。上一碟小菜,喝着啤酒或冰峰汽水,几个人聊着天……
     男女老少,对面草场坡的人,体育场的运动员,体工队的人是这里的常客。还有的干脆坐在门口,当时没有城管,基本没有管,吃着饺子看着长安路的车来车往,人来人往,别有风趣。饺子下好后经过师傅的调理一碗香喷喷的饺子就端了上来,回民的酸甜饺子个头大,里面是牛肉韭黄馅,吃着饺子喝着汤,酸汤带有辣味,香……美味,回味无穷,现在想起已经成为永久的记忆……
     这家饺子馆就是已故著名武术家、武术一代宗师,中国武术九段马振邦老师及家人开的饺子馆,马振邦老师是原陕西武术队的奠基人,总教练。1992年我从商洛来到西安这家饺子馆就在,我们的教练是肖关纪老师,马老师常常过来亲临指点我们动作,给我们带训练,教育我们如何做人,刻苦训练。1992年商业开发还没有开始,吃饭的地只有这家饺子馆,当时名气也很大,因为味好,特色,常去的人经常能看到马振邦老师和他的爱人铁玉芳老师利用中午空闲或下班时间在饺子馆忙来忙去,照应打理饺子馆。
    大师不是有钱财富满贯,生活清贫如常,饺子馆也可以补贴家里,马老师也不容易,人的一生都不容易啊?……
    为了子女,为了家……除了武术事业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一个好父亲,好丈夫。家是根本……男人为家付出,操劳,可见马老师不平凡。
马振邦老师已经离我们远去一年多了,下雨思亲,马老师有也是我们的亲人,我们陕西武术人,我们原来那拨学生的亲人。马振邦老师后来饺子馆不开了,武术学院的回民灶也是马振邦老师的夫人铁玉芳老师负责,很多学生就在马老师回民灶吃饭,一些汉民学生感觉回民灶生活好,牛羊肉吃着训练也有劲,很多都改成回民灶吃起回民饭。我也吃过,马老师走了,他的点点滴滴已化作记忆,成为一种回忆。可能下雨,让我思绪更多,家里吃饺子让我想起90年代闻名体育场的马家饺子馆。想起饺子馆,想起尊敬的马振邦老师,曾经带过我们的老师,给予我们关爱指导的马振邦老师,愿您一切安好!
      后来由于体育场拆迁重建,原来体育场南北有一个门,南边是游戏厅,北边门里面是摩托车修理部专门玩越野摩托车赛车一类都没有了,现在体育场变化非常大,已经不是昔日之景。现在已经是活跃的经济中心,公司,体育商城,健身场所,吃喝玩乐健身休闲的多功能商业区域。
     时过境迁,原来的已经不复存在,但是记忆永存,让记忆化作文字,记录那个年代的生活。马家饺子馆,已经是历史,过去的事情,但是他成为我们美好的回忆,回味它美味、回味它特色、回味它的主人、回味属于它的一切。马家饺子馆我永远的记忆。

     此时老婆叫我端饺子,我看着饺子……二十多年前的一幕一幕又出现在我眼前……酸汤饺子真好吃……

                                                                                     于东作于2014年8月13日















评论

1条评论

请登录后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