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中国体坛名人录
赵长军恩师白文祥的武术人生
时间:2014-07-10 16:02:28 | 作者:武双安 | 来源: 原创 | 查看: 1275 | 评论: 1

 

      原陕西省武术队教练白文祥,在一个特殊历史时期奉命组建新的武术队,少年赵长军有幸被这位“伯乐”慧眼识中并招入省队,日后成为享誉国际武坛的功夫巨星,也使得“白文祥”的名字与“赵长军”三个字从此密切相关。我和白文祥老师认识有二十多年了,知道他与赵长军之间是师生关系,一直想找机会跟白老师聊聊,写些只言片语,希望人们在欣赏、崇拜明星赵长军的同时,也能关注、了解一下赵长军的恩师——白文祥。
      白文祥老师近十几年一直生活在国外,我们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1991年至1997年,白老师受国家体育总局委派前往马来西亚执教国家队;2007年至今,白老师基本上旅居美国,任几所大学客座教授。我在媒体上也注意到,白老师近几年频繁出现在爱徒赵长军举办的美国新泽西州国际武术比赛现场,或做总裁判长、或做仲裁主任等,忙得不亦乐乎。
      功夫不负有心人。今年春节期间,在西安市武术协会举办的小雁塔民俗武术文化祈福庙会上,邂逅回家探亲的白老师,他是应市武协邀请来前来观摩指导工作的。活动结束后,我与市武协几位领导一起约白老师到附近的体育宾馆小聚叙旧。新春佳节,大家免不了要喝几杯,酒一下肚,白老师的话匣子就打开了。
      白老师从自己习武说起,到进入陕西武术队,再到奉命组建新的武术队自己当教练和怎样发现“武术奇才”赵长军,以及赵长军是怎样炼成武林高手的等等话题都有所提及。这位年近古稀的老武术家讲起这些陈年往事,如数家珍,慢声细语,从容淡定,仿佛在诉说别人的故事。
白文祥,1947年生,河南临汝人。毕业于北京体育大学,原陕西省武术队教练,著名武术家,国家高级武术教练,陕西省武术协会副主席。1987年第六届全国运动会,被提名为全国20名最佳教练员评选候选人;1988年获陕西省十佳教练员称号,同年被授予武术高级教练职称;1991年受聘担任陕西省体育教练员高级评审委员会评委;1989年参加国际武术竞赛套路编委工作,同年四月担任全国武术教练员训练班教学工作,六月前往澳门担任第二届国际武术教练员培训班教学工作;1990年参加全国武术教练员岗位培训班教材编写工作,并受聘担任授课任务。撰写《从对赵长军训练的研究,探索武术运动的基础训练》一文,全文刊登于北京体育学院学报1987年第四期,并参加了1987年全国武术学术研讨会交流,后被人民体育出版社出版的《武术科学探秘》一书收录。参与人民体育出版社与香港万里书店合作出版的大型武术专著《中国武术精华》一书编写,1990年出版。撰写《赵长军是怎样练成武林高手的》一文,连载于《武术健身》杂志。撰写《高水平武术运动员的赛前训练》文稿,被人民体育出版社及国家体育总局1999年出版的《全国体育教练员岗位培训教材(武术套路)》一书收录。1992年3月在马来西亚华文报《光明日报》发表《国际华人武术纵横谈》访谈录16篇。1992年9月在马来西亚华文报《星洲日报》发表“以武会友”专栏文章10篇。撰写《当代中华武术冠军拿手套路选——地趟拳·疯魔棍》一书,1990年北京体育学院出版社出版。2013年,在加拿大温哥华举办的首届世界著名武术家春节联欢会上,应邀出席晚会的中国武术名家白文祥和赵长军等被授予“世界著名武术家”荣誉称号。
       投师名家,博采众长
      1957年,白文祥在父亲引导下开始习武。先后随武术名家张桐老师、刘春堂老师在西安市体育场习练武术基本功、六合拳、查拳及国家规定套路,后来又随著名形意拳名家申子荣老师钻研形意拳等。1959年,白文祥在陕西省青少年武术比赛中获得团体冠军及拳术、短器械冠军。1960年,白文祥入选陕西省武术队,成了一名专业武术运动员。在著名武术家、陕西省武术队总教练马振邦老师指导下,白文祥苦练武术基本功,最终熟练掌握了长拳、形意拳、螳螂拳、太极拳等拳术和刀、剑、枪、棍、大刀、双钩、三节棍等兵器以及多种对练套路,后多次代表陕西参加全国武术比赛并获得好成绩。1962年,白文祥随武术教授、马氏通备拳名家马贤达、马颖达、马明达老师等学习劈挂拳、劈挂刀、提袍剑、扭丝棍、翻子拳、八极拳、鞭杆等传统武术套路,在全国武术大赛中演练获得好评。1964年,白文祥与队友徐毓茹、高西安等,在教练马振邦老师的带领下,拜入红拳名家杨杰门下悉心学习红拳系列套路,对陕西红拳颇有研究。
     重建省队,慧眼识珠
     “文革”期间,运动队被迫解散。白文祥是陕西省武术界文革时期所有下乡教练、队员中唯一一位没有下乡的幸运者,被留下当打字员,并在食堂发饭票,兼搞食堂管理。1970年,陕西省体委决定恢复武术队工作,白文祥奉命选材组队,四处打听,蹲守观察,终于在西安市新城广场相中了参加业余训练的10岁少年赵长军,通过与长军父亲多次沟通,赵长军得以入选省武术集训队。接着,白文祥又从陕西各地陆续找来了寻峰、唐亚丽、闫峰、王发元、郭良、马凤霞等,经过一段时间的集训,这七个人是第一批进队的,后来陆续进队的还有张仙萍、楚凤莲,再后来还有肖关纪、郝芳娟等,这批最早留下的队员日后皆成陕西武坛名将,为陕西武术在七、八十年代叱诧中国武坛立下了汗马功劳。
     文祥带队,一个顶俩
      重建武术队初期,既要抓训练,又要抓管理,里里外外一把手。白文祥认识到,要想提高运动成绩,非狠抓基本功训练不可。白文祥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白文祥代训练课严肃认真,丝毫不马虎。他知道队员当中除赵长军、王发元、郭良、马凤霞等几个人稍微有点基础外,其余的都是一张白纸。所以,强化基本功训练就成了首当其冲的主要任务,这样的基本功训练差不多持续了三四年时间。那时候运动队条件差,尤其是冬天,没有室内场地,训练课全部在室外进行,更谈不上什么暖气,队员年龄都小,衣服穿得又少,手脚全冻坏了,训练课结束,每个人手脚都是血肉模糊。教练白文祥看在眼中,疼在心里。可那时提倡“三从”“一大”训练法,为了提高运动成绩,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那就是:只要死不了,就得往死的练。
      白文祥教练在动作的规格和定型训练上下了很大功夫,比如踢腿,要求赵长军他们一堂课光踢腿在1500次左右,跳跃动作在500次以上。无论是训练的数量还是质量,现在的同龄人都无法企及。还有马步、倒立等,也都是在室外进行,教练白文祥拿着秒表在旁边监督,队员没有一个人敢偷懒,都是一边流汗,一边流泪。
      言传身教,以身作则
      白文祥经常给队员讲,成功的道路上没有捷径可走,“吃得苦中苦,方能人上人”。
      武术队起初在篮球场训练,后来觉得地方太小,有些动作施展不开,最后干脆移到田径场内训练,场地大,短跑、长跑、踢腿、跳跃等全都可以进行。这样一来,运动量无形中增加了许多,有人背地里偷偷说白文祥的训练方法是“法西斯训练法”,个别队员受不了了,甚至想“罢课”。
但通过这样高强度的训练,队员的技术水平的提高大家有目共睹。拿赵长军来说,刚刚进队时,劈单、双叉时离地面还有较大距离,到1973年时已经全部贴住了地面,肩部和腰部的柔韧性也有了非常大的改善,使他的技术动作能够快而不乱,刚而不僵,迅猛中可见舒展大方,最终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技术风格。
      白文祥说,坚持长年、全面的身体素质训练是专业队训练的法宝。特别是赵长军,在打基础阶段和进入全国优秀运动员行列以后,对其身体素质的训练已经占到整个训练量的30%以上,这为他掌握和提高技术水平奠定了良好基础。 正是这样高强度、大运动量的训练,为这些赵长军等运动员日后成为陕西乃至全国武林高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老“马”归队,如虎添翼
      1971年前后,被下放的原武术队教练杨宝生老师回来了,但不久又去了武汉体育学院深造。1973年左右,被下放的原省武术队教练徐毓茹老师、高西安老师回来了。紧接着,他们的老师——马振邦也回到了队上。教练纷纷归队,白文祥心里踏实多了。
马振邦老师是我国著名武术家,被誉为“陕西武术奠基人”。1958年省上首次组建陕西武术集训队,马振邦任教练。一年后,31岁的马振邦被任命为陕西省武术队主教练;1960年,白文祥入选陕西武术队。不久,“文革”开始,武术队被迫解散,教练员、运动员被纷纷下放到农村、工厂参加劳动。
现在教练员都回来了,加上队员人数猛增,白文祥提出男女队分开训练,决定由马振邦老师和他负责男队,高西安老师和徐毓茹老师负责女队。白文祥是这样考虑的:自己既要带队又要抓武术队的全盘工作,精力有限,马振邦老师带队经验丰富,又是自己的老师,德高望重,在男队训练管理方面,非他莫属。就这样,马老师唱主角,白文祥演配角,两个人一唱一和,和谐圆满。
     白文祥和马振邦老师、高西安教练、徐毓茹教练四人,齐心协力,团结一致,硬是在短时期内把陕西武术搞得风生水起,使陕西成为“文革”之后全国武术运动发展比较迅猛的几个省份之一。陕西武术队这支劲旅,日后为陕西体育事业立下了汗马功劳。
   陕西武术,百花齐放
     白文祥在担任教练期间,坚持与队员一起训练,一起参加比赛。这一点,现在的教练员很少有人能做得到。在1974、1975年举行的全国武术比赛中,几近而立之年的白文祥仍然获得了棍术亚军,长拳、剑术季军及全能第四名的好成绩,实在是难能可贵,为陕西争了光,为队员树立了榜样。
年轻的陕西武术队在全国体育系统全面恢复工作后首次举行的全国正式武术比赛中大获全胜,队员寻 锋、张仙萍、王发元、闫峰等人获得六项个人冠军,团体总分获成人组亚军、少年组第四名。
在1970年至1991年担任陕西省武术队教练期间,白文祥先后培养了赵长军、张仙萍、楚风莲、闫 锋、王发元、郝芳娟、寻 锋、崔 毅、邵照明、罗 卫、肖关纪、张 龙等一批闻名全国的武坛名将,他们在全国武术大赛中共获得集体项目、个人全能及单项等全国冠军62项次,1975年获全国比赛团体第五名,1978年获全国比赛团体第四名。其中,赵长军一个人在1978—1987年期间,10次荣获国际国内重大武术比赛个人全能冠军,夺得金牌54枚,被誉为“武坛王子”、“常胜将军”和“十连冠”。这批优秀运动员使陕西武术队称雄中国竞技武坛长大十年之久。
    爱徒长军,雄霸天下
        说起爱徒赵长军,白文祥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白文祥这样评价他的弟子赵长军:长军是我国最著名的武术运动员(之一),是共和国第一批“武英级运动健将”;在“建国45周年体坛四十五英杰”评选活动中,长军是唯一入选的武术界人士,是中国武术协会评选的“中华十大武星”之一;在2013年《中华武术》三十年颁奖盛典上,长军荣获“最具武术影响力杰出人物大奖”,实至名归。
      白文祥说,赵长军之所以在全国和国际武坛上有如此巨大的影响力,主要有两方面原因:其一,运动成绩天下无双。赵长军从1970年步入武坛以来,七次荣获全国武术比赛男子个人全能冠军(比李连杰还多两届),蝉联两届(第一届和第二届)国际武术邀请赛个人全能冠军和单项三枚金牌,荣获首届亚洲武术锦标赛男子全能和单项四枚金牌。这几次国际国内重大武术比赛加起来,就有了人们常说的“十连冠”。在1986年举行的全国六运会武术决赛中,赵长军又一举夺得刀术和对练两枚金牌及长拳、棍术两枚银牌。到1987年退役之前,赵长军共获得金牌54枚,成为建国以来全国个人得分最多的武术运动员(被称为“中华武术第一人”)。其二,竞技水平长盛不衰。赵长军从1970年进队到1987年退役,竞技运动生涯整整持续了十七个春秋,这在全国运动队少见,在国际武坛也绝无仅有,赵长军可以称得上是中国竞技武术的一面(全胜)旗帜。
     援外执教,成绩卓著
1991年,马来西亚《南洋商报》刊载了这样一篇报道:“吉隆坡19日讯:我国已聘得中国陕西武术教练白文祥。白师傅,42岁,陕西省西安教练。他在本月9日已赴北京,原定12日来马,因无法依时从我国驻中国大使馆拿到签证,辗延至今日才抵马。白师傅身负指导我国选手备战10月12日至18日北京首届世界武术锦标赛,及11月24日至12月5日马尼拉东运会的重任。白师傅熟悉长拳、太极拳、刀、剑、棍、枪的武术套路。他最著名的地方,是一手栽培有八十年代全国冠军之称的杰出高徒赵长军。”
1991年8月,白文祥受国家体委派遣,前往马来西亚执教马来西亚国家武术队,并率队参加了第16届、第17届东南亚运动会、第三届世界武术锦标赛、首届东南亚武术锦标赛、第二届亚洲武术锦标赛等国际重大赛事,共获得金牌10枚,银牌25枚,铜牌17枚。同时还在马来西亚各州培训了数以千计的武术爱好者,教授了国际竞赛套路之长拳、南拳、刀、剑、棍、枪,陈、杨、吴、孙式太极拳、剑,以及八卦、翻子、螳螂、鞭杆、武当剑、双手剑等传统套路,开办了多期教练员培训班,对开展当地的武术活动,提高运动技术水平,扩大中华武术的影响,作出了卓越贡献。
   情系陕西,回国受命
       1997年底结束援外回国,白文祥被陕西省体委任命为新组建的陕西省武术队领队兼主教练。 2002年元月起在陕西省武术运动管理中心工作,担任竞训办公室主任兼套路队总教练职务。具体负责武术套路、武术散打的专业训练、竞赛管理,安排部署全省武术训练及竞赛工作,具体指导套路队的训练计划及业务管理,多次以领队或教练员身份带领套路队、散打队参加全国锦标赛、冠军赛,四年中套路和散打项目共获得世界武术锦标赛、洲际比赛、全国比赛冠军20多(项)次。
    远渡重洋,传播武术
      2003年2月,白文祥应澳大利亚太极武术学院聘请,前往澳洲墨尔本授课一个月,教授武术传统套路形意拳、赵堡太极拳、双手剑、太极短棍等;2007年7月起旅居美国,陆续在宾夕法尼亚州巨龙太极-功夫研究院(Great Dragon Tai Chi-Kung Fu Academy)、特拉华州美国武术学院(American Martial Arts Institute)、旧金山峨嵋武术馆(USA O-Mei Kung Fu Academy)、美国华盛顿太极拳中心、纽约大成道武馆(Int Dachengdao Inc.)、波士顿中华武术衡安健身学院等担任客座教授,主要传授翻子拳、八极拳、形意拳、双手剑、螳螂拳等传统武术套路;2011年9月至今,在马里兰州BULLIS SCHOOL任教,主要讲授武术课,期间还应多家中文学校邀请指导武术教学,传播中国传统文化。

 

 

 

 

 

 

 

 

 

 

 


——作者:武双安

 

       武双安,男,汉族,1968年3月生,大学文化。中国武术协会会员,从事武术教育行政管理工作二十多年,是国家体育总局武术运动管理中心、中国武术协会、中国武术研究院共同举办的“全国武术院(馆)校长研修班”首批毕业生。
先后出任陕西省武术院院办主任、院长助理、副院长,西安赵长军武术学院院办主任、院长助理、副院长、行政副院长、常务副院长、执行院长等职。社会兼职有:中国文化传媒杂志社副总编、中国武术网、《武术世界》文化传播杂志社副总编、西安市武术协会副秘书长、西安市武术协会专刊——《长安武林》杂志社副总编、西安红拳总会副会长、陕西地方传统拳研究会副秘书长,西安市长延堡地区武术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
曾参与策划拍摄《中国武术》DVD电子光盘,特邀“中华武星”赵长军及三秦众高手联袂演绎,光盘发行后在国内外武术界引起了强烈反响,被武术爱好者誉为中国武术专业教科书电子类范本;1999年率陕西省武术代表团出访过日本、香港及台湾等国家和地区,与日本空手道有过交流互动,为弘扬中华武术文化、推动全民健身做了大量工作,是名副其实的武术传播使者和急先锋。 在《中华武术》、《中国体育报》、《武林》、《武魂》、《搏击》、《拳击与格斗》、《少林与太极》、《武术通讯》、《陕西日报》、《西安晚报》、《三秦都市报》、《华商报》、《西北信息报》等全国及地方刊物上发表武林动态和人物专访方面的新闻报道及学术论文近百篇(次),其中有文章入选《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论文选》。

 

 

 

评论

1条评论

请登录后评论 登录